互联网2020:免费越来越少,羊毛越来越难薅

  这两年,用户不断地与“免费”告别:支付余额提现收费了,听周杰伦的歌要买会员了,外卖运费越来越贵了,共享单车涨到 2 块了,热门剧集变成会员专享了,电商会员也卖得越来越好了……

  究竟发生了什么,是用户付费意愿更强了,还是互联网免费逻辑失灵了? 2020 年,我们熟悉的“免费”式互联网还会存在吗?

  这事说来话长。

  第一代免费

  比特世界,注意力经济崛起

  免费,一直是一种有效的商业策略:先通过免费的东西把你吸引过来,再挑选合适的商品卖给你。免费背后,本质是一种交叉补贴:用高毛利产品补贴低毛利产品、用付费产品补贴免费产品,互联网世界早已成为“交叉补贴的大舞台”。

  如线下专卖店里,买一送一的黄色价签,总能留住消费者匆忙的脚步,顺便买走非打折品;线上电商平台,数不清的优惠券、秒杀、限时优惠,让人乐在其中,激情购物,同时也会买走非秒杀商品;支付机构,推出各种支付立减活动,通过理财和贷款完成营收闭环……

  这一类免费是一种营销策略,平台看中的仍是用户兜里的钱,终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;还有一类免费,则是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,免费成为一种商业模式。

  2010 年之前的PC互联网时代,免费搜索、免费社交、免费看新闻、免费杀毒、免费收发邮件……第一代互联网企业正是依靠免费策略崛起,成就了一个时代辉煌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免费成为互联网送给用户最好的礼物。不过,互联网的免费也是一种交易,交易的不是货币,是注意力。

  1971 年,社会学家赫伯特·西蒙曾对互联网世界做出预判:

  “在这样一个信息极其丰富的世界,信息的充裕意味着其他某些事物的匮乏:被信息消耗掉的任何事物都处于稀缺之中。信息消耗掉哪些事物是相当明显的:它耗尽了信息接受者的注意力,因此信息的充裕造成了注意力的缺乏”。

  稀缺产生价值,注意力成为互联网世界的隐形货币。用免费的产品和服务去吸引用户,然后再用增值服务或其他产品收费,成为互联网公司的普遍成长规律。

  最典型的便是广告业务和粉丝经济。你逛知乎、刷微博、聊微信时,内容免费开放,平台看中的,不再是你兜里的钱,而是你的注意力。在这个链条中,大V生产内容获得粉丝和收益分成,平台负责运营推广和广告招商,广告主才是最后买单人。

  在《免费:商业的未来》一书中,作者克里斯•安德森将互联网商业结构分为两层:基础业务层和增值业务层。基础业务免费开放,靠增值业务完成营收闭环。

  至此,免费不再是一种简单的营销策略,而是落地为一种商业模式。





文章发布:2020-02-09 00:02:15

本文链接: http://demo-1.ruikehl.com/keji/zhibo/123.html